猫娘没有写下给自己的信
猫娘没有写下给自己的信。 一 窗外的烟花已经放了半个多小时了,声音一直没有停下来过。外面的天空仍然是黑色的背景,今天多了彩色的点缀罢了。 猫娘坐在桌子前面苦苦思索着,猫耳看起来没什么活力,尾巴无精打采地垂向了地板,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苦恼。 她打算为自己写一封信,为自己的2023年说再见,为自己的2024年问声好。 可惜,她不知道怎么写。 但她明白,…
今天对我而言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日子
今天至少对于我而言并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日子,我又把自己锁了起来,脑子里想了很多说不出来,也不想说出来的故事。 我反问一下自己,是不是自己触景生情,所以自己酸了呢。 仔细想想看,原因不止于此。我只是看到那些东西,猛然想到那曾经是我想象的未来,越看越难受罢了。 我觉得对于一个人的话,大概需要用很久很久,才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并没有什么大不了。 很多时候自…
简单琢磨一下Java里的HashMap和ConcurrentHashMap的使用问题
这个事情源自于最近跟朋友的聊天。在聊天的时候朋友说自己在出一套Java的试卷,问问我有没有什么灵感。 我问朋友要求是什么,朋友说要求就是两点,一个是够基础,一个是他希望这套题“反八股文”,让死背Java八股文的朋友能认识到光背八股文是不行的。 于是我就从八股文最爱问的HashMap问题下手,出了一个这样的题,大致内容是这样的: public cla…
试着去开发一个Game Boy游戏
前几天aco姐问我一个问题,她说她想买个游戏机,但是不知道买啥。我毫不犹豫的就告诉她,要买就买Game Boy! 我个人觉得Game Boy是一个对游戏界意义很大的游戏机,有几家媒体叫这个游戏机“不老奇迹”,因为它有空前绝后的十几年的产品周期。这上面诞生过的诸如超级马里奥·世界和Pokemon系列的游戏都是家喻户晓的老IP。 对于写Game Boy…
2022年11月总结:在摆烂中退步,在退步中摆烂
内容多少带点负面情绪。 很久没有更新过总结了,也是时候改写写总结之类的东西了。 但是真的决定要去谢谢什么的时候,感觉多少有点犹豫。 似乎没什么好写的东西,似乎自己也不愿意承认。其实开学以来的这三个月的话,自己并没有收获什么东西,反而是退步了很多,摆烂了很多。 可以说,这三个月,我自己很失败。 这段时间发生了些啥 开始减肥了 也许这算是这段时间来为数…
初探Java的SPI机制
最近听到了一个神奇的词“SPI”,本着听不懂就多查查的道理去查了一波,发现网上搜不到这个词,只能搜到个“串行外设接口”的释义。 在请教了许多dalao之后,我终于对Java中的SPI机制有所了解了。 SPI机制其实应用很广泛 其实SPI机制并不是一个离我们很遥远的高级特性,应用很广泛,比如以MySQL连接件举个例子。 我们经常编写一个Java连接M…
2022年7月总结
不知不觉已经上了两年的大学了,也很久没在自己的博客里更新总结文章了。现在正在暑假期间,时间稍微充裕了一些,索性更新一些自己的感悟 陌生就是陌生,无论如何都会陌生 来到这里上学已经有点年头了,说心里话,只凭借时间不一定会让自己能够接纳陌生的环境,陌生就是陌生,无论如何都会陌生。 比如就拿最近吃早饭的事情来说吧。最近在点早点外卖的时候看到了一家外卖店整…
初学Java NIO
Java中目前有两套I/O库,分别是BIO(Blocking I/O,位于java.io包)与NIO(Non-blocking I/O,位于java.nio包)。 在Java4时,Java引入了新的I/O库,即Java NIO。实际上,正如《Java编程思想》中所述,旧的IO包已经使用NIO重新实现过了(详见此文,诸如FileInputStream…
双拼输入法,好使还是不好使?
本来我是用全拼的。有一天在上厕所的时候刷B站,突然刷到一条安利双拼输入的视频。了解过后我就感觉这玩意儿确实有实用性。 后来问了问身边的朋友,发现用双拼的人居然比我想象得要多,确实有很多人在用双拼。 那么双拼这个东西对于我而言,究竟好不好使? 好不好使要因人而异,不试试怎么知道,所以我决定试试看双拼输入法。好用就继续用,不好用就算了。 结果是显然的,…
关于为什么不加学校学生干部好友的解释
在我博客的关于页面的“关于拉黑”里,我已经写明了这么一条约定,满足后就会直接拉黑: 你是我们学校校干、院干的有关人员或者利益相关者,并且做出了我认为只是一味不考虑实际情况、不做实事的行为,无理由地完全不顾及他人感受(除非我觉得你确实配得上学生的称赞,否则我不管你说的好事还是坏事,我对自己不认识的校干院干拉黑标准就是非常低,我根本不在乎你聊的内容对我…